江南美文,江南小說網

幫孩子解決生理需要,第一次為什么要把腿抬起來

0
我一直拒絕同意顧龍對幸?!慕忉?,幸福是永遠不會得到或失去的。很多次,我被自己自私的思想和世俗的眼光所束縛。我一直固執地認為幸福是擁有和永遠。得不到你想要的,失去你珍惜的,所有的幸福只是一種形式和一種欺騙。閱讀錢鐘書的《窗》 ——“又是春天了,窗戶可以經常打開。到處都是陽光,沒有房間里陰暗的陽光明亮。到處都是懶洋洋地曬太陽的風。它沒有房間里的沉悶熱鬧。甚至連鳥的語言都顯得瑣碎而單薄。它需要房間里的寂靜作為陪襯。因此,我們明白春天應該從窗戶里看到,就像一幅有框的畫……”我不禁被嚇了一跳,感覺我的心靈受到了沉重的打擊。春天“看窗外”?我突然想到了周敦頤的《可以遠眺而不可嘲笑》。我感到無助,苦笑著搖搖頭。我盡力找出可以否定這些觀點的原因,但最終失敗了。我對“不可觸摸的愛”和“不可觸摸的幸?!备械矫H?。第一次,我開始懷疑我的幸福觀是否完美,并開始思考對幸福最真實的解釋。也許幸福是一種心態,一種平靜,這是真的。正如顧龍所說,一種沒有明天的期待,一種沒有未來的留戀;如錢鐘書的觀點,春天嵌在窗戶里看;如果周敦頤愿意,他可以遠遠地看著它,而不是玩它。幸福是陽光下耀眼的露珠,是春天羞澀的花朵。它會漸漸消失,變得疲憊不堪。高瞻遠矚的幸福是一種真正的欣賞和品味。對于幸福來說,所有的保證都只是加速損失,為什么?不要靠幸福那么近,給幸福一點擴散的空間,也許真的,所謂的永遠會出乎意料地出現。

?
红包捕鱼赚钱捕鱼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