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美文,江南小說網

男主往女主里面塞毛筆,和岳姆干b

0

郊區舊貨市場中一座低矮黑暗的小平房。

門大開著,房間里的爐子不太好,滿是煤煙。

張老鼠蹲在門檻上,卷著煙。

我把它卷了很長時間,在鼻子底下聞了幾次,我不愿意放棄,就把它叼在了耳朵里。

“張老鼠,你這個窩囊廢,為什么不為一個好人而死?”

一個暴力的女聲從房間里傳了出來。聽到這個聲音,她很生氣。

張老鼠轉身沖著屋里喊道。

“又發生了什么事?你就不能停下來慶祝新年嗎?”

張老鼠敢回嘴,屋里的女人又提高了音量,像公雞一樣啼叫。

“你還敢提年嗎?你還知道中國新年嗎?你想餓死我嗎?

不想侍候我,離開這里,離我遠點,別讓我看見你。"

張這回沒有立即回嘴,鉆進廚房,戳著冒煙的爐子。

“哎,柴火受潮了,今天邪說了,還吹南風,爐子不好燒。

火來的時候我會為你做飯。"

說著,從電飯鍋里,用勺子刮出半碗米粥,涼了,涼了,端到屋里。

為了保暖,房子的窗戶上釘了幾層塑料,所以光線非常暗。

靠墻放著一張雙人床,床上坐著一個不修邊幅的中年婦女。

瘦子借助微弱的光線可以看到他的臉變成病態的蠟黃。

也不知道剛剛的大嗓門,是怎么從這個惡心的身體里喊出來的。

張老鼠看著這個女人,心里一陣悲傷。

世界上的靈氣已經耗盡,所有失去的靈氣都無法補充。

三個世界的命運并沒有改變。由于混亂,本應得到的好消息和愿望是不可接受的。

靈魂上的傷口無法愈合,身體透支后,生命力耗盡。

隨著時間的推移,身體會變得越來越虛弱。

走到床前,把冷粥遞給那個女人。

"陳思,你先墊上,火一上來我就做飯."

陳接過飯碗,想喝一口,覺得米粥涼了,生氣了。

他用力把飯碗扔在墻上。冷米粥就像一條蛞蝓。滿墻都是污漬,碗也被打碎了。

“你會給老娘喝這涼粥嗎?

春節你給我冷粥嗎?

見到你令人沮喪。不要做老娘芳。

你去吧,你去吧,我沒必要每天都喝泔水。"

張老鼠看著掉進碗里,還沒來得及阻止,卻眼睜睜地看著她泄了氣。

“我們沒有很多碗,你為什么需要它們?”

“我為什么要這樣?

我們說,老鼠,你為什么需要它?

你能讓我死嗎?

你為什么還讓我受苦?

我不想活一天。

我無法忍受,我真的無法忍受。

我求你,讓我死吧。"

陳越說越激動,開始撕心裂肺的哭了起來。

張老鼠站在床邊,他的表情麻木了,好像他已經對今天的表演完全麻木了,也不知道他經歷了多少次。

?
红包捕鱼赚钱捕鱼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