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美文,江南小說網

1女n男高h

0
周末,我拜訪了我丈夫的戰友。換了工作后,這位朋友搬到了錢塘江,在那里他可以看到河水的景色。從進入那個社區開始,一直到他們家所在的第19層,人們一直在“哇”。然而,當站在長長的落地長窗邊的大陽臺上時,更令人驚奇的是:現在,在窗戶下面,有無盡的“蔣倩”滾滾而來。從窗戶看去,“附近”是一條大河。所謂的“鄰近”并不是建筑和河流之間的零距離。這棟建筑和錢塘江之間有幾棟歐洲別墅。在別墅和河岸之間,是一條狹長的綠化帶,里面花木滿園,景色極其優雅,一個密集的輪廓讓人心曠神怡。這樣的距離觀看,也是雄偉的。我看見河水滾滾流入流出,站在這樣的位置,從這樣的角度面對著大河,整個人都感到激情和活力,一切吝嗇、狹隘和瑣碎都隨波逐流。當大樓成為其他人的景觀時,大樓前面的別墅也成為了游客的景觀:灰色的墻壁、紅色的屋頂、雕刻的欄桿、別致的尖頂金屬裝飾品、隱藏在房子后面的樹木和鮮花,與河岸巧妙地連接在一起,渾然一體,極具美感。向窗外望去,視野開闊,河上的船只在人們的眼里變得“小”,有著獨特的風俗。遠處的船只在搖晃,河對岸的建筑也隱約可見。光線、陰影、線條和輪廓遠近形成一幅自然的素描,大大小小,充滿了幻覺和現實。在所有的贊美和贊美中,這位朋友說,“這是第二層的河景?!彼e起他的手,指著右邊的建筑:看到那一棟了嗎?那才是真正的前線!他說他的同事在那棟樓里。每個人羨慕的目光還沒有從窗口收回。聽了他的話后,他們立即搜查了大樓。我看到那個比我們站的那個高很多,大約30層樓高。當我看到頂樓時,我不得不稍稍抬起頭來。每個人都一個接一個地說那棟大樓的位置可能是最好的.正在這時,朋友的手機響了,是那棟樓的戰友讓他幫忙搬家具的。每個人都說他們會追隨并渴望欣賞那里的“前線”。所以這伙人來到了大樓前。我朋友的同事住在10樓,大致位于整個大樓的中下部。當他們乘電梯到房間時,人們吵著要先看看那條河,把他們的事放在一邊。這個樣子確實和剛才的很不一樣。如果我剛才從我朋友的觀景臺上看到的景象是假的,那么它在這里是真實的。這座建筑靠近河邊的綠化帶,的確是一條“前線”:花園里的花草樹木、沿河的道路、河岸、河流和船只都清晰得像用望遠鏡可以看到的一樣。那時,恰逢錢塘江的落潮。河底所有裸露的水生植物和殘骸都清晰可見。漁民的腳印、黑色和棕色的沉積物、模糊的犁溝、捕魚的痕跡,甚至行人在岸上丟棄的紙片,都與這條大河融為一體。說實話,退潮后的河底,所有被河水沖走的痕跡,當它們毫無阻礙地出現在人們面前時,真的很難看。這是真正的“近”景,我的朋友們高度贊揚的壯麗景色要到第二天漲潮時才會顯露出它的真面目。這時,我們不得不依靠想象力。當潮水漲滿,泥沙被淹沒時,它逐漸顯示出強大的趨勢。那一刻,“第一線”將撫慰心靈。朋友的建筑,因為它相對“遠”,與河流保持適當的距離,中間有別墅和綠化帶作為過渡緩沖,站在陽臺上,永遠看不到光禿禿的骯臟的河底。我腦海中留下的永遠是遼闊的河流天空。這位同事家的“近”景幾乎為零。雖然這是真的,——必須忍受美麗和尷尬的交替。我站在陽臺上,看著外面滾滾的河水。他們把目光從我身上移開,把骯臟的泥灘暴露在外面。他們冷酷無情,意志堅定。當然,我也知道在第二天的早上,也許在午夜,當潮水上漲的時候,河水會變得平靜

上一篇:快穿之嬌軟迷人h

下一篇:紅音螢

?
红包捕鱼赚钱捕鱼软件